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用户登录

您目前的位置:主页 > 香港马会现场开奖 >   正文

第3章 第 58 章

来源:本站原创发表时间:2019-09-15访问次数:

  在圣诞夜赫威的家族活动后台,侯曼轩目睹了非常狗血的一幕:祝珍珍和公司一个女艺人打了起来,还闹到互相抓头发尖叫的程度。

  旁听了一会儿才知道,原来家里出事以后,祝珍珍就被男朋友甩了,对方还给了他一个很烂的借口:“我不在乎你的家境如何,我在乎的是因为家境改变而变得不自信的你。对不起。”这件事刚好传到了那个女艺人耳里,她平时就觉得祝珍珍清高又做作,碰面后拐弯抹角地嘲讽祝珍珍是落难的凤凰不如鸡,结果把压抑已久的祝珍珍点爆了,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吵起来,最终演变成了打架。

  大家把两个人拉开并劝架以后,alisa和冬季少女团的其他成员都在旁边安慰祝珍珍。但她们看到侯曼轩站在旁边,又都很自觉地离开,留空间给这对反目成仇的表姐妹。

  祝珍珍往化妆镜头发乱成了鸡棚,假睫毛掉了一边,眼睛一大一小地瞪了侯曼轩一眼:“看什么看,我妈下半辈子可能都在牢里待着了,我爸和郑念已经成功恶心到我了,现在看我这么惨,你是不是觉得很舒服?想说你们一家人都是报应?”

  侯曼轩摇摇头,平静地说:“在整个事件里,不管是你和你的父母,还是我和我的父母,我们都没有一个人是赢家。我不希望任何人有糟糕的下场,只希望大家一起有好的结果,可惜事情往往不遂人愿。”

  “不管你信不信,我一直不喜欢你,但没有恶心过你。现在对郑念我是感到更恶心。而她这么不要脸,又逃到国外去了。”

  “不管你信不信,除了当时你们强行要买作曲署名权那两天,我没有讨厌过你。”侯曼轩淡淡笑了笑,“我恨你爸妈,但不恨你。这么说你可能不买账,但这是我的心里话。还是希望你以后能过得好。”

  人能原谅敌人的攻击,却很难原谅朋友的背叛。因此,侯曼轩其实能理解祝珍珍现在为什么这么讨厌郑念。本来她和郑念是站在统一战线针对自己的,可郑念不但背叛了她,还背叛得这么雷人。

  祝伟德丑闻曝光后,郑念被追问了几次,就拿着《红舞鞋》的片酬飞回美国。其实不用祝珍珍恶心,她自己也被自己恶心到了。祝伟德一直对她很不错,她把他当成老师、长辈,没想到和龚子途分手后,他在她最痛苦的时候趁虚而入,不断用甜言蜜语安慰她,害她一个不小心就失控和他滚了床单。

  人潜意识寻找精神慰藉这种事,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,有了第二次就有第三次……她都不敢相信,自己居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,从一个和男生深吻都没有过的女孩子,变成了堕过胎的怨妇。她原本只想在美国待一阵子就回去,但得知祝伟德还在试图等她回头,就让她分外反感,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申请了研究生,短期内不打算回国。

  她每天都会想起龚子途。尤其是独自一人走在曾经和龚子途一起走过的街道,想起自己曾经那么毫无保留而纯粹地爱过他,想到这一切已经一去不复返了,就会连在人潮翻涌的街头都会忍不住泪流满面。

  翌年一月一日,侯曼轩和龚子途抱着龚小萱见了龚凯盛和傅月敏,并且向他们坦白了两个人已经领证了的事实。傅月敏有多开心自然不用多说,让龚子途感到有些意外的是,龚凯盛除了听到他们已经领证的消息时被茶水呛了两口,居然也没有太大反应,而是坐在沙发上,语重心长地说:“曼轩,既然你已经选择跟了子途,小萱也三岁了,那就好好在一起。你们俩性格也般配,一定可以天长地久的。”

  侯曼轩看了看龚子途,觉得顺利得有点离奇。但她很快发现,说完这番话以后,龚凯盛和蔼地摸摸龚小萱的头,又小心地瞥了一眼人在厨房眼在他们这里的傅月敏,像小学生偷瞥坚持作业的班主任一样。她秒懂。

  也是这一天,龚子途得知了当初父亲派人给侯曼轩发自己语音的事,气得差点当场发作。侯曼轩拦住他说:“当时不管有没有人阻拦,我们俩都是不可能在一起的。”

  看他委屈巴巴的样子,侯曼轩觉得又心疼又好笑:“你现在也不算太成熟吧。主要还是因为我不希望你为了我放弃事业。”

  “你真的是这样想吗?可是你看你现在做出了多棒的音乐,不要浪费老天给你的艺术才华。”

  “本来就是。即便做不了别的事,我还可以回东万跟我哥混。我还是觉得错过四年很可惜。”说完他看了看身旁的龚子业,“哥,你说是吧。”

  龚子业翘二郎腿靠在沙发上,用遥控器换了几个台:“你如果做不了别的事,恐怕哥也帮不了你。东万不是收纳箱,什么东西都能装进来的。”

  过了一会儿,龚子途被傅月敏叫到厨房去帮忙了,侯曼轩本想帮忙,却被傅月敏强行按回客厅坐下,说你陪女儿,这点事让途途做就好。

  单独面对龚子途的父兄,侯曼轩难免有些紧张,只是把龚小萱带到餐厅,为她剥了两个橘子,龚子业却跟过来,先打开了话题:“这还是我第一次见我的小侄女,长得和子途小时候也太像了。”

  龚小萱吞下口中的一片橘子,扭了扭小身子,笑盈盈地说:“伯伯,你跟爸爸才像呢。”

  “也是像子途。”侯曼轩又喂了一块橘子到龚小萱嘴里,“我这女儿白生的,除了眼睛和缺点没地方像我。”

  “你的性格比较认真。对了,我听子途说,你被林凝绑架,反而把林凝给打了一顿?女侠本色。”

  “还有,我记得你跟我说过,你去敬老院和母亲的死有关,因为愧疚才去的,不是吗?”

  “我很好奇,现在你都已经知道你母亲的真正死因了,为什么还会坚持去敬老院呢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还在去?子途跟你说的?”侯曼轩眨了眨眼,见他只是喝了一口茶,当他是默认了,“知道真正原因,反而更没负担地想去了。希望全天下的父母都能恩爱和睦、健康平安,就像傅阿姨和龚伯伯一样。”

  见龚子业似乎在思考,侯曼轩又说:“怎么又一直在问我的事了,我还是不知道你的故事呢。”

  “只能怪我们龚家都流着该死的痴情血液。”龚子业一脸惋惜地叹了一口气,见她又那么认真地看着自己,随即笑了,“你不会又信了吧?”

  “不能透露吗?”因为没了后文,侯曼轩反而更好奇了。虽然说出来她很可能也不知道是谁。

  ”这又很矛盾了。她不能知道这个秘密,否则她会不幸福的。如果我能守一辈子,就永远得不到她。如果不能守一辈子,说明不是真爱,哪怕得到她,这份感情也没有存在的意义了。”

  他凝视着她,露出了极少出现在他脸上的天真之笑,有了几分龚子途的影子:“知道她快乐,失恋也无所谓吧。”

  “你感动什么?我很爱我这个弟弟,所以对弟媳是很严苛的。你如果对子途不好,只会面对伟大的恶魔。”

  一月三日,微博上出现了一个标记为“爆”的话题:#侯曼轩龚子途领证结婚#。开始很多网友都以为只是标题党,但真正点进去,看见龚子途和侯曼轩分别晒出的结婚证,大部分人都震惊得只会评论“什么!!!”和“啊啊啊啊啊啊”了。

  虽然侯曼轩和龚子途一直被刷成是最完美的银色情侣,但没有人指望过他们会真的在一起。他们在一起都算了,还省略了谈恋爱这个过程,直接奔向终点了。幸福来得太急太快,粉丝们统统表示狗粮太大块,直接撑死了。

  alisa:“啊啊啊,恭喜曼轩和兔子,为你们俩感动!曼轩曼轩,爱你,我要吃喜糖啦!”

  蔡俊明:“如果是五年前,我会第一个跳出来反对这门亲事的。现在,我要当第一波跳出来举双手双脚赞成这门亲事的人。子途,曼轩,新婚快乐!”

  《chic》的主编:“恭喜曼轩,嫁给了爱情。bsp;给我们拍的那组双人照就用来当封面吧,婚纱和婚纱照我们杂志全包了,免费给你拍。”

  郝翩翩:“曼曼我的宝贝啊,你不知道我有多开心,千言万语,只有一句:祝你们一生一世,长长久久!”

  姜涵亮:“我就知道你们会在一起的,结果你们进度永远比我预料的快。子途,曼轩姐,新婚快乐。”

  蕴和:“恭喜曼轩姐,恭喜兔子。兔子啊,你终于达成终生任务指标了,哥为你开心着呢。”

  苏雪风:“我的男神和女神在一起了,我双重失恋了!”然后发了一堆哭的表情。粉丝们一半转发安慰,一半转发“二货”。

  就这样,除了小部分兔子女友粉和馒头姐男友粉抱头痛哭、戚弘亦死忠粉愤愤不平,侯曼轩和龚子途顺利得到了绝大部分人的祝福。他们买好了新房,准备早春三月就拍婚纱照,六月十五日举办婚礼。至于小萱的生父真相,他们打算只先告诉圈内好友,用她和爸爸未来长时间的羁绊告诉大众他们的真正关系。

  有趣的是,看见龚子途和侯曼轩结婚被那么多人祝福,唐世宇和alisa也大大方方公开了两个人的关系,结果却是他们俩加起来掉了170万微博粉丝,把唐世宇气得几天吃不下饭。

  灯光将现场照亮,犹如白昼。延伸至名人堂的红毯上,各种大牌明星和人气新人留下了他们的足迹。立体音箱播放着名流音乐奖的专属背景音乐,中间夹杂着记者们拍照的声音、人群讨论的声音。

  开场四十五分钟后,现场的红毯专用音乐停了下来。全场也跟着安静了一些。接着,一辆黑色的加长房车缓缓停在红毯前,音乐切换成了侯曼轩和龚子途的《mbride》。

  刹那间,粉丝们高呼起来,浪潮般朝红毯挤过去。这无疑是当晚最火热的瞬间。所有保安都围了过来,大声呼喊着“请让一让”“请各位粉丝后退”。但是,车门打开的一瞬间,周围的粉丝即便不能靠近,也还是尖叫起来。

  经纪人和助理率先下车,在门口等待。一群保镖更加小心地将车门前小小的空间包围起来。接着,擦得锃亮的黑皮鞋踩在了红毯上,上面毫无皱褶的黑色西裤腿轻微晃了一下。龚子途从车上走下来,理了理领结。周围的尖叫又变成了杀猪般的叫声,保安们都被推搡得快要站不住脚了。

  他把手伸到车前摊开,一双白净秀气的手搭在他的手心。然后,他牵出了他的妻子。

  侯曼轩在车门前抬起头,大而美丽的眼中凝聚了这一夜万千星辉,令对美女司空见惯的记者们都不由得心跳加速。这一个短短的瞬间,她被记者们拍了上百次。

  她穿着一袭曳地银色抹胸鱼尾裙,头发剪短到了耳朵下面,一边头发别在耳后,露出长长的银色芍药花耳坠,整个人看上去精神不少,与龚子途的背头分外相配。她微笑着对周围的粉丝轻轻挥手,又掀起一波尖叫热潮。

  然后,在颇有节奏感又浪漫的《mbride》陪伴下,他们俩一起走上了红毯。龚子途还有些孩子气地随着音乐动了动脖子,仿佛随时都可以进入舞蹈的状态。四周的尖叫声里,也传来了各种粉丝的告白:

  他们挽手走了一段,音乐从《mbride》切换成了侯曼轩的单曲,放了一段,又换成了龚子途的单曲。这一刻,红毯好像是只为他们二人准备的一样,他们是这一夜星空下最耀眼的两颗巨星。

  侯曼轩拉了拉龚子途的手,他立刻低下头来听她说:“兔兔,我特别喜欢晚上走红毯,你知道为什么吗?”

  侯曼轩摇了摇头,依然期待地看着他。他思索了许久,打了个响指:“因为你怕黑,红毯会让你忘记这是晚上。”

  “哇,你真是越来越了解我啦。”她开心地把头往他的肩上靠了靠,忽然想起了什么,又拉了拉他,“对了,我想到了一件好久以前发生的事。”

  “你还记得五年前,我在blast的综艺节目里当嘉宾电源跳闸那件事吗?”

  龚子途沉默了几秒,一脸莫名:“没有呀,我什么都没做过。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  侯曼轩只是默默地摇头,然后沮丧地低下头去。他的回答让她当夜的好心情一下跌入了谷底。这么说来,当时那个让她心跳不已的吻,和龚子途并没有什么关系……那不管是什么人,有些甜蜜、有些激情的回忆都变得像被非礼了一样糟糕。

  郁闷了半天,听见龚子途轻轻“噗”了一声,她骤然抬头,发现他的眼中满是戏谑之意。她终于知道,自己又被耍了,于是使劲掐了他的胳膊一把:“你这混蛋兔子!真的吓死我了!”

  确认那个人是龚子途,她的心情比刚才更好了。如果不是在公众场合,她真想立刻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。于是,她只能在前行时离他更近一些,挽着他的手更紧一些。龚子途自然也留意到了这些小小的动作,很自然地低下头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。于是,这一个小细节又被记者们拍了几百次。

  虽然不是第一次在媒体面前秀恩爱,但这一次是真的恩爱,反倒令侯曼轩感到非常不好意思。可是,只要想到吻她的人是她的丈夫、一生最爱的男人,是她一个人的兔兔,蜂蜜般的浓甜就取代了那一点点羞涩。

  然后,有记者大声提问:“曼轩曼轩,看这里!大家经常评价说你的人生开了挂,美貌、事业、爱情、财富、孩子……什么都有了,如今还有了美满的婚姻,你活成了所有女孩子最想活成的样子,对此你有什么看法吗?”

  侯曼轩挽着龚子途的胳膊,甜甜地笑了,给出了一如以往的答案:“只能说,我很幸运。”

  随后他们一起进入颁奖典礼贵宾席。和周围的朋友打了招呼,他们总算能有了片刻安宁。

  他贴心地拍拍她的背:“放松,你不是说了么,今年的任务是要宝宝,获奖与否不太重要。”

  她也不懂为什么,龚小萱那么可爱听话的孩子,在拒绝弟弟妹妹这件事上可以说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。她打开手机,本来想打个电话问问女儿在做什么,却看见了锁屏的背景照片:那是一张泛黄的旧照,是前天晚上傅月敏给她的。照片上,一对相爱的男女并肩挽手站立。女子二十四岁,还是爱穿红裙、笑起来倾国倾城的烈火美人;男子二十七岁,刘海微长,容貌清俊,穿着空荡荡的白色衬衫和牛仔裤,右手夹着两支长长的鼓槌,淡雅的气质与女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但是,哪怕他嘴角只有不易察觉的笑,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,他深爱着左手轻搂着的女子。

  一时间,侯曼轩有了诸多感慨。她回头看了看周围的人群,又抬头看了看灯光炫丽的顶棚和颁奖台,想起来了母亲曾经对她说过的话:“曼曼,你别再质疑自己的唱歌天赋了,你有这个天赋、有这个基因,别再问我为什么!好好唱下去准没错,你的人生大道绝对会比你妈宽广很多。”

  她又想起父亲对祝伟德说过的话:“等我回来,我们三兄弟一定要在乐坛闯出一片天地。到那时,如果小秋没有嫁人,我再加油把她追回来。”

  他们虽然和所有的父母一样,不能陪伴孩子一生,但是他们赐予了她奋斗下去的信念、相信爱的勇气。

  侯曼轩打了一通电话给龚小萱。听到小萱的声音,她只觉得心中充满力量,希望以后自己与子途同样能把信念与勇气传递给女儿。

  想到这里,她用胳膊轻轻碰了碰龚子途:“兔兔,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跳舞的场景吗?那个场景和今天好像,不过那时候你还不到二十岁呢,好小啊。”

  这小兔子,怎么跟他哥一样,都这么喜欢卖关子?她本来想严刑逼供他,但龚子途只是笑着,不给她任何提示。

  八岁那一年,他买了第一张侯曼轩的专辑,彻底变成了小粉丝。当时傅月敏和龚凯盛还在国外办事,打电话时听保姆说儿子天天在家里看侯曼轩的mv,欢喜得很,立刻托人买了三张侯曼轩演唱会的贵宾席门票,叫自己的朋友带俩儿子去追一下星。这个老同学也是吕映秋的好朋友,还特意让吕映秋转达侯曼轩她去听侯曼轩演唱会了。

  演唱会当天,侯曼轩听说妈妈的同学来了,坐在d区第一排,表演期间还特地留意了一下那里的观众席。然而,她第一眼看到的不是熟悉的阿姨,而是坐在第一排的孩子。他刘海比一般的男孩子长,小又窄的脸颊鼓鼓的,皮肤白嫩得跟日光灯似的,粉嘟嘟的唇角微翘,因此有点像女孩子。但他的眉毛在那么小的年纪就英气而飞扬,又穿着大红色的足球服,让她一下就知道,这是个漂亮到有点过分的小男孩。

  和她四目相接后,小男孩放在双膝上的手握成了拳,眨眼的频率又快又不稳定。他的眼睛不大,卧蚕却很明显,总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懒懒模样,这样一眨眼,简直是恶意卖萌。侯曼轩活了十六年,第一次见到那么萌的小朋友,又加上自己也是刚走红又有些张扬的时期,一边唱歌,一边跳舞跳到了他的面前,拿着话筒就说大声说:“哇,这里有个小天使!”

  然后,全场的灯光都照到了他们俩身上。小男孩眼中只有侯曼轩,都没留意到自己的脸已经出现在了舞台led大屏幕上。然后,侯曼轩指了指他,朝他抛了个媚眼:“小弟弟,你这么可爱,我约你十年以后好不好?”

  小男孩眼睛眨得更快更乱了。他吸了一口气,小小的肩膀抬高了一些,就像少先队员入队宣誓一样说:“曼轩姐姐,不用等十年后。”说到这里,他再次对上了侯曼轩明亮而灵动的大眼睛,像忘记了自己本来想说什么,眼睛往右上看了看,又看着侯曼轩,无比青涩地说:“不用等十年后。现、现在你就可以约我。”

  “嗯?你说什么,不用等十年后?”侯曼轩故意重复了他说的话来活跃现场气氛,“哈哈哈哈,那不行,你现在太小啦,我喜欢高个子的男生!小弟弟你多喝牛奶长高高好不好?”

  “好。”小男孩说完以后,还把花瓣般的嘴唇抿成一条缝,小下巴尖尖的,卧蚕和双颊看上去更鼓了一些。

  全场一片爆笑,也都被大屏幕上这个可爱的弟弟萌得快要融化了。那一刻,侯曼轩心情非常棒,唱着后面的歌词,回到舞台正中央继续开始与八名伴舞合舞,把现场气氛推向了又一个高峰。

  这一个与歌迷的互动环节侯曼轩当然不会记得。但数年后,赫威集团为她做演唱会剪辑时,这个出现在大屏幕上的八岁小男孩就被杨英赫看到了。

  其实对兔粉和兔曼党来说,这个怀旧视频早就不再是什么新鲜事物。但侯曼轩不擅用搜索引擎,也不怎么看自己演唱会视频,压根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段小插曲。龚子途也不告诉她,打算默默观望,看他的傻老婆还要多少年才会发现。

  侯曼轩果然还是紧张过度了。这一夜,她毫无悬念地拿下了最佳女歌手奖,加上最佳专辑奖、作曲奖、作词奖、最佳人气奖……根本就是拿了个大满贯,虽然提名的新歌都出自《红舞鞋》,但她的奖比他的还多。当她在台上拿着小金人发表获奖感言时,龚子途清楚看见她用温柔的目光注视着自己,说:“感谢我的先生龚子途,是你给了我灵感,是你和我一起创作了这张几年来我最满意的专辑。谢谢你,我爱你。”

  这时,舞台上传来了主持人激情澎湃的声音:“恭喜曼轩,今夜你是我们的大赢家!下面,有请我们最闪耀的巨星夫妇,流行天王龚子途、超级天后侯曼轩,为我们表演他们再次合作的金曲——《重逢的夜》!”

  当这首红遍乐坛的曲子前奏响起,几名赫威的朋友带头站起来捧场鼓掌,然后,全场的朋友和歌迷也纷纷跟着站了起来。

  侯曼轩站在舞台中央,看着曾经的梦中情人、如今的丈夫从座位上起身,一步步走上台,一步步走向她。

  如今,龚子途也终于等到了这一天,挽着曼曼的手,走在这璀璨星空之下,走在银色的巅峰舞台之上,走在这爱她十八年的漫长归途之中。

  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。

 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本奖台香港开奖直播室


Copyright 2017-2025 http://www.r5ranch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